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皮皮小說 > 都市 > 嫁督主 > 第1章

嫁督主 第1章

作者:宋棠寧蕭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2-11 22:14:37

-早春二月,山冬雪未融,突如其來的疾雨捲起霧雪泥重。

林間椴樹覆白,簌簌風雨狂落,一匹瘋馬馱著人闖進來時撕碎了雪中寧寂。

宋棠寧還沉浸在被人絞斷喉嚨,拚命不能掙脫地窒息,下一瞬整個人就直接被掀飛了出去。

轡繩割破了手指,身子重重摔在雪堆裡,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就一路翻滾著朝下墜落。

“呼!——”

小腿狠狠撞上亂石,耳邊風聲刮臉。

宋棠寧疼得險些暈厥。

她揮舞著手摳住最近的亂石,胳膊被石壁刮出長長血跡,等身子砸在斜坡的雜草叢裡狠狠撞了幾下,這才堪堪攀住那石縫穩住了身子。

棠寧大口大口地喘息,那臨死前被絞斷脖子的窒息,混雜著渾身刺骨的疼痛,滿是茫然地望著高處被砸斷的樹枝。

身下是茫茫雪林,遠處還隱約有馬兒的哀鳴聲。

這裡是......

山?

她居然回來了。

回到十五歲時靈雲寺下意外毀容的時候。

這一年庶姐宋姝蘭剛入府裡,就以身世淒苦惹得阿兄偏寵憐惜。

宋姝蘭一掉眼淚,就勾得自小疼她的表哥,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將她捧在手心裡。

隻因她跟宋姝蘭起了爭執,本是她至親的三人將她拋在了杳無人煙的荒林裡,讓她跌落雪崖,斷腿毀容。

冷雨淅瀝砸在臉上,鮮血滾進眼中刺的瞳仁生疼。

宋棠寧死死咬牙想要爬上去,可身子一動便朝下滑落。

她滿是絕望。

纔剛回來,難道又要死了......

“剛纔好像是這邊的聲音,咦,這裡有匹馬......主子,要去看看嗎?”

“看死人?”

“......也是,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人怕是早死了......”

宋棠寧聽著斜坡上那模糊聲音彷彿要走遠,顧不得重生的驚喜和恍惚,用力抓著手下亂石嘶喊出聲:“上麵有人嗎,救命!救救我!!”

上麵瞬間安靜,冇多會兒探出個腦袋來。

“呀,這命可真夠大的,居然還活著?”

宋棠寧隔著雨幕根本看不清楚上麵的人是誰,隻能瞧見他身上蓑衣。

她連忙哀求:“這位壯士,我是宋國公府的二小姐,铖王妃是我姨母,我伯父是中書侍郎宋鴻,求壯士救救我,我府中必有厚報。”

她一張嘴雨水就混著血淌進嘴裡,嗆得她身子搖晃。

上頭的人驚訝:“主子,是宋國公府的小娘子。”

“宋家的人?”

先前那人聲音如玉石輕擊,“帶上來。”

“是。”

斜坡上那人領命縱身而下,本就鬆動的碎石因他撲簌直落。

宋棠寧嚇得慌忙閉眼,手中搖晃驚叫著掉下去時,被人用力抓著就拎起來轉身便朝上躍去。

那人輕功極好,轉瞬便到了實處,待到腳踏實地站在雪林之中確信自己得救了時,宋棠寧雙膝一軟就跪坐在地上。

她眼膜上覆著血,眼前一切都是泛著鮮紅,抬頭便朝著眼前的馬車說道:“多謝壯士相救......”

“壯士?”

雕紋銅壁赤木,窗牖探出支手來。

宋棠寧看到那簾子掀開後露出眉鬢刀裁,崖岸清雋的側臉,瞳孔猛縮神情呆滯。

血紅的天,血紅的地,血紅的車輿。

還有。

蕭厭…

宋棠寧臉上瞬間慘白,怎麼都冇想到救她的會是蕭厭的人。

蕭厭本是內侍監出身,是宮中宦官之首,因得安帝寵幸掌管京畿軍馬大權,手中握著人人皆懼的黑甲衛,專門替安帝剷除朝中懷有異己之人。

凡被他盯上的從無好下場,死於他手中的更是不知凡幾。

朝堂上下人人視他為奸佞閹黨,可奈何他權柄滔天,哪怕皇親權貴見他時也得低頭喚一句“蕭督主”。

蕭厭為人冷戾,手段狠毒,無親無故冇半點牽絆,可上一世他卻成了她那外室女出身的姐姐宋姝蘭最大的依仗。

宋棠寧臉色慘白地死死垂著頭,想起她被宋家關起來的那些年,偶爾聽看守她的人閒談說起的事情。

他們說,蕭督主認了宋姝蘭為義妹。

他們說,蕭督主頗為照拂這個妹妹。

有蕭厭震懾,無人敢輕視宋姝蘭。

京中人人都因為這層身份將宋姝蘭捧了起來,哪怕這個外室女明麵上隻擔著庶女的名頭,卻過得比公主還要尊貴。

宋棠寧永遠都記得她在山上摔下斷崖毀了臉後,因為“嫉恨”宋姝蘭,被宋家人困在府裡多年,宋姝蘭卻嫁給了她青梅竹馬訂親多年的陸執年。

他們成婚那日,她好不容易趁著混亂逃了出來,卻在門前撞上了站在自家兄長宋瑾修麵前,一身鶴氅的蕭厭。

“她是?”蕭厭神色冷漠。

她的長兄宋瑾修滿臉嫌惡:“府裡的瘋子,驚擾了督主。”

“既是瘋子,就看管好了。”

隻一句話,她被強行抓了回去。

那天夜裡她就被人活活勒死在了屋裡,死前隻聽到身後那人陰森道,

“誰讓你去驚擾你不該驚擾的人。”

......

白綾絞斷脖頸的窒息讓她呼吸急促起來,她彷彿看到自己歪著頭顱瞪大了眼,死不瞑目。

宋棠寧倉惶想朝後縮,卻冷不防撞上滄浪的腿。

滄浪見小姑娘凍得臉色慘白,撿起傘朝她斜了幾分:“宋小娘子冇事吧?這麼大的雨,這地方又偏僻難行,宋小娘子怎麼一個人來了此處?”

宋棠寧垂眼遮住驚慌:“我不是一個人來的,是隨兄長去靈雲寺上香。”

“上香?”滄浪驚訝,“這裡離靈雲寺可遠著呢。”

宋棠寧害怕蕭厭,也不知道他跟宋姝蘭此時是否已經有了牽扯。

她不敢提宋姝蘭的不是,隻小心翼翼措辭:“我兄長他們有急事先回京了,讓我留在寺中晚些來接我,是我任性跟了出來才迷了方向......”

“說謊。”

馬車上的人冷淡開口,“上香有官道,下山亦有,國公府女郎出行仆役成群,就算任性離寺,也斷不會獨自馭馬到了這裡。”

“我......”棠寧瑟縮。

“是誰派你來的。”

京中人人皆知他每年今日會上山祭拜,這女子說是去靈雲寺,走的卻是他上下山的小路。

他近來在查一些往事,攸關京中幾大世家的利益,也觸碰到了不少人的痛腳。

他與那些人朝中爭鋒多年,狗急跳牆想要他命的也不是冇有。

是誰家探了他的行蹤,以宋家女郎的名目過來,想要兵行險招近他的身?

蕭厭眸色冷戾:“老實招了,留全屍。”

宋棠寧頓時驚慌:“我真的是宋氏女,我冇有騙貴人,我隻是一時迷路纔到了這裡......”

蕭厭垂眸看著地上嚇得發抖的小姑娘。

稚嫩如花苞的臉上滿是刮傷,一雙杏眼哭起來時紅彤彤的沁血,蜷縮成一團像極了受傷的小獸,他卻毫無憐憫,“殺了。”

“小白眼兒狼,想害我家主子?”

剛纔還滿臉關切的滄浪一把就掐住她脖子。

被勒死那瞬間的恐懼襲上心頭,宋棠寧伸手抓住車轅撲騰在地:“督主饒命!”

“哦?”

車輿上似是冷笑,蕭厭居高臨下,“不裝不識得本督了?”

明明隻是輕飄飄一句,棠寧卻覺得下一瞬就會被扒了皮:“我無意欺瞞督主,隻是剛開始冇認出您......”

“現在認出來了。”

“我…”

宋棠寧頭皮發麻。

蕭厭輕笑了聲:“怎麼,怕本督?”

他褪去戾氣像是脾氣極好的人,可棠寧卻是喉間繃緊:“冇有,我隻是聽人說督主喜靜。”

“哪兒來的謬言。”

蕭厭像是聽到什麼有意思的話,撐在窗牖邊薄唇輕翹,

“本督最喜歡熱鬨,特彆是活剝人皮時,求饒的慘叫,悅耳動聽至極美。”

“......”

見她血色全無,蕭厭哂了聲,眉眼驟冷,

“把她扔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